您好,博达越野户外欢迎您!

400-004-0891

24小时客服热线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一)

分类:游记攻略 浏览:189次    

前言

一个无法正视自己生活的人,
永远走不出自己的转山之路。
今天,我想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此刻的我想对自己说——
2016年9月16日,我开始了一个人的转山之路。
2017年6月20日,翘班看了张扬导演的《冈仁波齐》。
2018年2月23日,我开始落笔回念那一段流浪。

此刻的我想对自己说——

一个无法正视自己生活的人, 永远走不出自己的转山之路。 今天,我想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此刻的我想对自己说—— 2016年9月16日,我开始了一个人的转山之路。 2017年6月20日,翘班看了张扬导演的《冈仁波齐》。 2018年2月23日,我开始落笔回念那一段流浪。 从西藏回来快两年了,一直没有对那十天的过往做过多讲述。因为,相较于西藏的高远以及彼时心境的寂静,所有的言语似乎都苍白无力。 我总是试图将这一段旅程珍存心底,不去触碰,也不愿主动谈起。冈仁波齐是我的净土,我只想默默守护着它在我心里的圣灵。 下了长途客车,踏上塔钦的那一刻,冈仁波齐出现在我的正前方,说不清是所有光芒围绕着它,还是它散发着万丈光芒覆盖周遭。第一眼,已经定格。后来,这一帧曾无数次的出现在我眼前,直到被《冈仁波齐》的那一幕再次击中。 我跟着电影中的藏民开启了又一程转山路;当看到藏族老者最终在冈仁波齐法喜充满地离开人世,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当有一天我可以平静地回望我的转山之路,我才真正结束了转山之路。因为,被赋予了各种意义的朝圣,对藏民来说,其实就是生活。 一个无法正视自己生活的人,永远走不出自己的转山之路。

感谢那一刻的义无反顾

冈仁波齐,第一次出现在我的认知中是我正在寻求自我救赎的那段时间。2016年,我经历了一段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猝不及防地被命运狠狠摔在了地平线以下。生活完全脱了轨,流言、中伤、构陷最终让我几乎失去了所有,人生被瞬间清零,当时的我每天都在被“反抗还是沉默中继续生活”这一命题拷问地无所适从。 我告诉自己我必须要走出去,走出现实的困境,走出自己的心魔。我只能依靠自己了,也只有自己才能救赎自己了。 心中有一个声音指引我去西藏,我找到一个又一个攻略,突然看到了冈仁波齐这个名字,它被称为佛教徒的须弥山。在此之前,我对它一无所知…… 信徒们都说,转山一圈可以洗尽一生罪孽。对于当时困顿的我来说,我正在宗教的知识体系中寻找“为什么是我”的解释,所有能够让我勉强接受的理由就是前世种了恶因,所以今生要遭此劫。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我当即做了要去冈仁波齐消业的决定。 于是,我开始为第一次进藏做了一系列准备工作—— 1、办理证件。冈仁波齐地处阿里,必须持边防证才能通行。我在公安分局申请,当天就拿到了。办理流程很简单,提前准备一张彩色照片即可,我在证上把西藏所有需要边防证的地名都做了勾选,以便临时调整行程所需。据说,在拉萨也可以办理边防证,但每张收费100元。 2、身体评估。阿里平均海拔4500米,冈仁波齐最高点卓玛拉山口海拔5670米。此前我到过的最高海拔是稻城亚丁牛奶海4500米,基本无高反,所以对本人体质没有太多担心。个人认为高反很多时候是心理作用,太多心理暗示会加重身体反应,建议平常心对待。但高原地区最怕的是感冒引起肺水肿等不良症状,对于这一点必须要认真对待。所以,我的应对之法是出发前一周开始吃红景天,因为红景天的效用主要是预防,不要指望有了高反症状后用它来缓解消除;还有一点真的很重要,就是刚到藏地的前两天千万不要洗澡,以防在身体还未完全适应高原时就着凉感冒。 3、制定行程。因为这一次的西藏之行目标就是转山,所以省去了很多中途停留。在西藏一共8天,具体安排——拉萨2天,主要是大昭寺朝圣和整理装备,让身体提前适应高海拔;拉萨至阿里往返2天,两者之间相距1200km,考虑到中途不做停留不适合拼车,所以我选择的是乘坐长途客车直达阿里普兰塔钦,拉萨北效客运站发车(单程24小时、票价652);塔钦3天,1天休整2天转山;拉萨1天,离开之前到大昭寺外转了3圈,磕了9个长头,感谢佛菩萨保佑转山平安。 4、采购装备。 衣物类,考虑到高原地区早晚温差较大且担心山上起风,所以买了迪卡侬的抓绒衣和内加棉冲锋衣,事实证明这些都非常实用; 登山用具类,一对登山仗、40L背包和户外20度信封睡袋,此外还买了防风口罩(可做脖套)和防滑手套,全部在迪卡侬一次性采购。很喜欢在迪卡侬的购物体验,种类齐全满足所需且实物可看可试,特别是货物细分做得非常好,尤其适合我这种非专业登山者,只要在登山区走上一圈就清楚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啦; 食物类,由于有之前去云南和四川的经历,知道自己在高海拔地区容易出现低血糖的状况,所以走之前买了各种巧克力;那段时间我一直坚持素食,担心藏区蔬菜和水果比较匮乏,所以在迪卡侬买了很多能量水果泥;为避免水土不服引起肠胃不适,特意带了各式桶装方便面、饼干,结果买得太多直到离开拉萨还都没有吃完。 5、预订行程。我从深圳出发,提前预订了广州直达拉萨的火车票,票价970, 近54小时,没有搭乘飞机主要考虑到让身体有一个逐渐适应高海拔的过程,而且沿途可以看看书、看看景,不想总是匆匆忙忙;藏区经济条件有限,对于住宿我没做过多预期,只要干净、安全、清静、一个人的房间即可,于是在去哪儿网上预订了拉萨冰河时代客栈,标间独立卫浴120元,入住体验超过预期所以转山回来也住在了这里;由于普兰塔钦大多客栈都不能在去哪儿上预订,所以决定转山那几天的住宿就等到了之后再行安顿; 6、整理行囊。做了上述准备之后,距离出发时间前两日开始整理行囊,按照证件类、衣物类、药品类、食物类、电子产品类、护理用品类、登山用具类分类打点,一番断舍离后最终带着40L的背包和26寸的拉杆箱上路啦!

火车上的格子间

53个小时的火车上,看完了一本《西藏与西藏人》,书上形容西藏是一个“澄明如水、清新微寒的大气,身披绛色袈裟的僧侣”的国度,一想到我正在搭乘一辆即将将我送往这片令人神往的土地的列车,便觉得连身边陌生人的闲聊都特别亲切,窗外的风景也格外柔和。 格子间里的六个人来自不同的地域、不同的人生阶段。睡在中铺和上铺的两个姑娘都是90后,两个人约定一起辞职出来看世界,第一站就是西藏。两个姑娘一个健谈一个腼腆,但这并不妨碍她们的友情和共同的喜好。性格开朗的姑娘告诉我们她的父母带着弟弟搬去了西双版纳,她一个人在广州工作生活,她给我们讲家里人在西双版纳种香蕉的日子,给我们讲西双版纳人简单质朴的生活,讲到兴奋的地方会若有所思的感慨一句“其实我觉得他们生活得比我们快乐”。她会像个姐姐一样照顾着好友,不时问她要不要下来聊天,要不要吃点什么,看着她们青春无惧纵情山水的那份任性和洒脱,发自内心的羡慕“年轻真好”! 睡在与我相邻下铺和中铺的两位阿姨是跟着旅行团参加西藏十日游的,两位阿姨是同事、是好友,一起用旅行充实退休之后的生活。挺佩服阿姨们的勇气,我觉得无论何时人都首先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不应该被过多世俗的标签所捆绑。谁说人老了,就只能做儿女们的保姆?只有懂得如何点亮自己生活的人,才有余温照亮他人。 还有一位湘妹子睡在另一张上铺,工作的缘故遇到过不少湖南人,一直很喜欢湘妹子的性情——爽辣不矫情。这也是个典型的敢爱敢恨的湘妹子,五年前跟随喜欢的人去了拉萨,自己做着小生意,闲暇时和家人朋友去了很多游客没有去过的地方。她说短期内没有要离开拉萨的计划,她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地方,但随时都可以离开。人在哪,家在哪…… 记得有人说过“我们的一生会遇到8263563人,会打招的是39778人,会和3619人熟悉,会和275人亲近。但最终,都会失散在人海”。因着一个共同的目的地,六个从来都没有过交集的陌生人相遇在一列火车上的格子间,短暂同行之后又将继续各自毫无交集的人生。但我始终相信,每一个曾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的人都带着某种意义,或浓烈或微小。我在这五位过客的身上看到了不同的人生,看到了不同的人如何张扬青春、安放爱情、走向衰老。所以,请尊重每一个人,每种人生都是一本著作,每一位认真书写自己人生的个体都值得被尊敬。 晚上7点,列车进了西宁站,需要乘客下车换乘另外一列专门为高原地区定制的火车,每个铺位上都设置了吸氧口。铺位的空间也比之前的火车要开阔,坐着躺着都很舒服。

就这样带着新鲜的感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起床吃了一碗泡面后,窗外出现了雪山的景象,湘妹子告诉我们车子已经到了唐古拉山口,跑到仪表盘上看了一下,海拔已经上升到了5060米。唐古拉山脉东西走向,高度在海拔6000米左右,藏语意为“高原上的山”,又称“当拉山”,在蒙语中意为“雄鹰飞不过去的高山”。自然,唐古拉站也成为了青藏铁路海拔最高的车站。 用手机抓拍了几张,车窗有点脏,回来翻看照片才发现,有只鸟入了镜,就当是一只正在努力飞过高山的雄鹰吧!

没过多久,人声开始嘈杂,顺着人群拍摄的方向一看,原来正经过错那湖。“错那”在藏语里是黑湖之意,海拔4594米,是世界海拔最高的淡水湖。进入藏区看到的第一个湖,蓝得沁人心脾,却不知为何被叫做“黑湖”……

初识拉萨

下午4:30,列车如期抵达拉萨,跟着人群走出拉萨火车站的那一刻,不由自主地朝着天空呆望了一分钟,的确是我向往的那片蓝,狠狠地吸了几口清新凛冽的空气之后,径直走向路边打车。

火车站打车都是拼车,价格肯定比平时贵但不离谱,和司机谈好30块就上车了。一辆车四个乘客,就这样出发了。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位要去墨脱徙步的户外爱好者,小哥哥听说我要去转山,特意问我鞋子是专业的吗?我告诉他没有准备专业的,就是现在脚上穿的这双,他低头看了看说这可不行,山上碎石遍地一定要去买一双登山鞋。后来反省总结了一条——专业登山者的忠告必须要听,此处先按下不表。拉萨不大,十分钟不到小哥哥就下车了,临下车之前还嘱咐我去买鞋。 很快,我也到了客栈,下车看了一眼,位置很容易记,就在拉萨市卫生局对面。办了入住,看到了我的行李,前台小哥二话不说很贴心地帮我搬到了二楼房间门口。房间大概有20平,简单的藏式风格,尤记得用来做电视柜的红色雕花木箱很精美。床单和被子是新换的,挺干净的;洗手间很大,24小时热水供应。记得当时拍了照片,但后来都找不到了,有点遗憾。总之,性价比很高,远超出预期。 简单归置好行李后已经五点多了,天色见晚。想出去熟悉一下路线,就背着三脚架出门了。跟着导航一路步行到八廓街街口,但没进去,反正也知道了在哪儿,待第二天天明再来。所以继续往前走,看到了一个比较大型的商场,想到未来几天可能都没办法规律的吃饭,就进去找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店,吃了份石锅豆腐。 填饱肚子后又沿着主路走了大约15分钟,便看到宏伟的布达拉宫屹立在眼前。夜色中的布达拉宫多了几分神秘巍然,这座建在红山上的宫殿远比我的想像更高耸更有气势。也许正是它的庄严和高不可攀,使它有种让信众心甘情愿匍匐于其脚下的力量。入夜的拉萨有些清冷,人群也渐渐消散,只有零星的游客和举着转经轮的藏民还流连于布达拉宫的周边。趁着这份安静,我沿着布达拉宫的外围走了小半圈,仿佛看到了若干年前那位雪域最大的王正满怀期待的从这里奔向八廓街,去做他那个世间最美的情郎……

惜别了红宫,我在路边找到了一辆人力三轮车,谈好30块送我回客栈。离开家乡后就没再坐过这种人力车,登车的师傅从山南来到拉萨谋生,20多岁的年纪看着已是满脸沧桑,也许高原恶劣的生存条件易摧人老吧!他告诉我山南很美,建议我有时间可以去看看;说起拉萨值得一去的地方,他竟出乎意料的建议我一定要去参观西藏博物馆,感觉遇到了一位很有民族文化自信的年轻人。到了客栈,我特意给了他50块,不让他找零,他不停地对我说谢谢。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随喜供养一位努力生活的底层人,内心愉悦远胜过供养寺庙里盯着我钱包的伪僧人。

拉萨的第一晚着实有些兴奋,也不知道几点睡着的,醒来时已过了8点,天空飘着细雨,空气格外清新。今天要先去北郊客运站买去阿里的车票,从客栈出发走了10分钟到公交站,等了两辆都未停,只好打车了。为了提前进入高原负重前行的状态,我让自己在拉萨也要背着登山包出门,能走路就不坐车,能坐公交就不打车,个人觉得这办法还挺有用的。 遇到了一位藏族女司机,听说我去阿里,特意提醒我多带衣服,说那边异常荒凉且很冷。令她费解的是,作为一个西藏人,她都不会去阿里那么远那么苦的地方,你一个城里人去干嘛。还没等我解释,她自己说道“你们在大城市里呆久了,高楼大厦对你们来说已经没有吸引力了,是要去看看不一样的地方”。我想想也挺有道理的,就笑着点头附和。到了目的地,11块的车费只收了10块,对藏民的好感再次升级。 买票很顺利,说是去阿里转山售票员就会详细告知具体路线,买到了第二天11:00的车票,票价652元。走出北郊客运站,天空已经放晴,心情也跟着开朗起来,这样的天气正适合去大昭寺朝拜。走了10分钟到达武警医院公交站,24和19两条线路都可到达大昭寺,票价均是1元。公交车上的人不多,大半是藏民,看不到汉地处处弥漫的低头族,藏民们每人手里一串佛珠,一边默念着经文一边手捻着佛珠。可能平时坐公交的游客比较少,很多藏民主动对我微笑,我也回以微笑。车内流动的气息很奇怪,没有防备、没有焦虑,也没有匆忙,反倒让人感觉很安宁很踏实。

虽然在拉萨的时间很短,但每到一处都会情不自禁的投入其中,就想安安静静地观察、记录、感知。大昭寺和宗角禄康在这里先按下不表,我会专门写一篇关于这两个地方的游历。

一路向西去一个叫做阿里的地方

9月14日早起,把大部分行李寄存在客栈后就出发去了北郊客运站,到得比较早,客运站里只有两三个卖杂货的小档口,看到有哈达就请了两条准备呈给神山。 虽然对车况已经做了最简陋的预期,但上车的那一刻还是被现实击得粉碎。未来的24小时,我将蜷缩于此……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凡是出行坐飞机,我都要环视一下身边人的面相,若是看到面善之人,这飞机便会坐得很安心。也许人老的迹象之一就是胆子越来越小,越来越惜命。这次也一样,我看了看陆续上车的人特别是司机师傅,脸颊黝黑泛着高原红,浓眉大眼相貌敦厚,于是心下有几分宽心。只有不到核定乘客一半的人坐车,大都是拎着大包小包的藏民,我找了个还算干净的位置坐下来,车子到了发车时间就准时开动了。 车子一路西行,先后经过了十几个检查站,每到一个检查站司机和乘客都必须下车,进站刷验身份证后再上车,很像90年代持边防证进入深圳关口时的情形。

一路上没怎么敢喝水,因为途中的厕所基本是这样的——

其中一个条件最好的是这样——

所以,转山回来后,凡是听到有朋友说下次要跟我一起去转山,我就直接把这几张照片发过去,奉劝先了解客观条件再决定是否结伴同行。转山,起点其实并不在冈仁波齐的山脚,而是你决定去转山的那一刻…… 窗外不停的移步换景,远山、草原、湖泊、偶尔经过的绿洲,更多时候是抬眼就能看到的用铁网罩住的石头山,铁网兜住的碎石似乎随时可以倾泻而下。山路沿着湍急的雅鲁藏布江蜿蜒而上,中间有段路甚至没有护栏,感觉再偏移250px汽车轮子都能轧进汹涌的江水里。那一段路,手心有些出汗。后来听说,就在前一天,有辆陆虎载着一家人冲到了江里,无人生还。 西藏以西是阿里,路越走越荒凉,最后几乎看不到村庄和人烟。伴随苍茫而来的是不断升高的海拔,头越来越胀痛,已经无心再去欣赏窗外的风景;把所有的衣服都盖在身上,身体蜷成一团尽量去抵挡逐渐袭来的寒意。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也不知道是夜里几点突然被叫醒,因为又到了一个检查站,只得不情愿的起来排队下车。刚走到车外,瞬间被一阵寒风吹醒,抬头看见了很美的星空。 就这样熬到了翌日黎明,太阳越过远处的雪山慢慢露出笑颜,雪山也在它的照耀下披满霞光。(注:路上的照片很诡异的都不见了,只能干瘪瘪强行描述了,看官们自行发挥想像吧!)应该是8点多吧,车子停在了路边的一个休息站,说是休息站其实就是连在一起的两个铁皮房子,一对东北夫妇靠给过路的司机、路人做做饭来经营着这个世界屋脊上的营生。点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也许是高原上气压低胃有些胀,只吃了两口面就吃不动了,不过喝了好些汤,身体暖和了,头也没那么疼了。 吃过早饭,司机师傅叫上大家继续赶路,快十点的时候提醒说前面就是普兰塔钦,去转山的乘客做好准备,因为这站过后车子还要继续行驶,终点是狮泉河。赶紧收拾好背包,提前到车门处跟司机师傅道声辛苦,漫漫长路终于平安抵达……

一切众生皆有情

下了长途客车,踏上塔钦的那一刻,冈仁波齐便出现在我的正前方,说不清是所有光芒围绕着它,还是它散发着万丈光芒覆盖周遭。第一眼,已经定格。后来,这一帧曾无数次的出现在我的眼前,直到被《冈仁波齐》的那一幕再次击中。 第一眼看到冈仁波齐,就觉得它神似一尊弥勒盘坐在山峦之上,亿万年风雪勾勒出的纹路正是弥勒脸上慈悲的微笑。我想,我已经找到了归途……

虽说是隶属于阿里地区普兰县城的一个镇,但塔钦不过就是神山脚下的一个小村落,一条长约5km的主街两侧散落着客栈、饭店和藏族纪念品小店。走在这条略显杂乱的街道上,会有种被时代遗忘的错觉,这里未被现代商业过多侵袭,落后但却很乡土。

下车之后发现搭乘同一班车来转山的只有我和一位大叔,闲聊中得知大叔是黑河人,与我爸爸年纪相仿,人至暮年儿子独立之后开始带着家人云游山水,冈仁波齐是他一直向住之地,但家人身体缘故只能只身前往。他乡遇同乡本就是一件倍感亲切的事儿,加之向来欣赏性情中人,遂决定一同转山,彼此间也是个照应。 镇子上的客栈实在没有太多可选择的,路边有家“三峡客栈”看起来还算有些规模,当即决定就是它啦!我要了一间标间180元,条件相当于三四线城市的招待所,但能有电热毯、暖水瓶、电插座和独立卫浴,就已经很知足了。大叔住了一间四人房,一个床位50元。入住简单洗漱之后,我们约着一起去镇上转一转,顺便吃点东西,肚子开始感觉到饿了。

10分钟的功夫就把镇子转了个遍,发现这里的饭店要么是东北菜,要么是川菜,偶尔能看到几家关着门的藏餐馆。有家小小的东北饭店看着还挺整洁的,进去点了份水饺,韭菜鸡蛋的好像是25块。说实话,这几年走过的地方也不少,在这样一个物资匮乏的贫瘠之地,这样的物价水平真心不高,光是想想从拉萨过来的物流成本就可知一二了。 愈发觉得这里的人纯朴厚道,但我更愿意相信这是神山的力量,让他们在经商逐利的同时没有失掉信仰,金钱和物欲并没有使他们原本清明纯善的心蒙尘。

没想到在这么遥远的地方还能吃到家乡菜,熟悉的味道让原本被高反禁锢的味蕾得到了释放,食物总是能够恰到好处的温暖人心。 我们边吃边和老板唠着家常,有时真的不得不叹服于缘份的奇妙,因为老板居然是佳木斯的,和我是地地道道的老乡啊!而且,老板告诉我,塔钦镇不只他一个佳木斯人,基本上所有的东北饭店都是佳木斯人开的! 其实小店只有老板和老板娘,一个上灶一个做小二,两人的配合很有默契,小店经营得也井井有条。小夫妻虽然不到30岁,但是来到塔钦已经快5年了。这五年里他们过着候鸟般的生活,10月封山后便回老家呆上半年,开春之后再准时回到塔钦继续开店,冈仁波齐已经成为了他们的第二个故乡。 听说我要预订回程车票,他们很热心的要介绍他们的舅舅给我认识,舅舅和大车司机们很熟络,直接打电话订个车位就行。他说当年就是舅舅把他们带来了这里,让他们有了一个安身立命之所,生活才得以好转。 没多久,舅舅过来了。舅舅是一个看起来未被生活过多善待的老人家,本就不够高大的身形已现伛偻,高原红的面容盛满了岁月的沟壑。舅舅总是淡淡地微笑着,连说话的时候嘴角都是上扬的。我很喜欢看舅舅的眼睛,眼神清澈慈祥,不闪躲、不自惭、不锐利,有一种看透世事无常的淡然和尝遍人情冷暖的慈悲,也有一种无惧负重前行的坚定。 舅舅很快就帮我订好了车票,还答应下午就带着我们去玛旁雍措。有时想想会觉得可笑,你费尽心力要从自以为熟悉的人那里获得善意和信任,最终却来自于陌生人毫不吝啬的赠予。 下午三点半,舅舅开着他那辆有些破旧可爱的人货两用小面包车准时在客栈门口接上了我们,黑龙江三人小团愉快地朝着圣湖出发啦!路上几乎看不到过往的车辆,视线内出现了一片绵延起伏的雪山,舅舅说那就是纳木那尼峰,传说中是圣湖玛旁雍措的恋人。很快,圣湖也露出了真容……

我们三个人从地图上最东北的地方穿越了大半个中国相遇在这个国境内最西北的地方,曾被同一方白山黑水滋养过的我们怎能不惊喜于这近万公里之外的萍水相逢?

有了这远远的一瞥,想亲近圣湖的心情更加迫切了,舅舅驾着车继续带着我们前行。10分钟之后,他把车稳稳当当地停在了一片经幡处,这片经幡守护的正是圣湖玛旁雍措……

玛旁雍措,与纳木措和羊卓雍措一起并称为西藏三大圣湖。“玛旁”藏语意为不败、无所不胜,所以玛旁雍措有“不可战胜的碧玉之湖”之义。 关于玛旁雍措的传说有很多,我更愿意相信曲尼多吉在《玛旁雍措概说》中介绍的这个版本—— 玛旁雍措诞生之前,曾有一位菩萨心肠的国王木崩,在去往丛林的路上看到人们生老病死的苦状,便求教于其师:这些痛苦应属贤明君子吗?答道:应属于所有芸芸众生。国王便请教解除痛苦之法。答道:惟有布施。于是国王令人修了许多房子并邀请所有贫苦受难者为他们提供为期12年的温饱。随着烧饭的淘米水愈聚愈多,12年的光阴便成就了一个湖泊。 它的浩瀚与蔚蓝不属于人间,只有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如此甚多的福德和发心才能成就这足以穿透灵魂的湖水。

小心翼翼地穿过经幡,我走到离圣湖最近的地方感受着它来自于远古的空灵,微风掠过耳边像是雪域高原上已传颂了千年的经声佛号。据说褰裳遵路、杖锡遐征的玄奘大师西行路上也曾路过此地,不知若干年前大师是否也曾结跏趺坐于圣湖之边,禅思入定天心月圆。

冈仁波齐与纳木那尼峰隔着玛旁雍措遥相对望,传说三者之间曾经历了一场情感纠葛,各种情深缘浅终逃不出红尘宿命……

虽然不舍,但总要转身告别。 舅舅说再带我们去看看与圣湖仅一丘之隔的姐妹湖——人称鬼湖的拉昂措,藏语意为“有毒的黑湖”。湖面海拔4574米,据说寸草不生,深不可测,湖水人畜皆不能饮用。

一进入拉昂措的地界,便感受到一种与玛旁雍措完全不同的气场,原始、荒芜、了无生气。刚下车发圈就被肆虐的狂风吹得不见踪影,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也许是被鬼湖留下了吧!不似圣湖湖岸上遍布着野花野草,脚下只有连绵不断的沙丘直抵湖水……

朝着太阳随手拍了一张,有种末日即视感,鬼湖更显鬼魅。

与圣湖的静谧截然相反,拉昂措的上空风起云涌,湖面惊涛骇浪,像是在向渺小的人类昭示着自然界的神秘莫测,自以为无所不能的人类应该懂得敬畏自然。

这个世界总会存在一些未知难以解释,包括玛旁雍措与拉昂措的同源共生。相传,两湖水底之间有宇宙之门,将两湖之水暗中相连。还曾有专家考证过,两湖原本是一个湖,只是后来因为地质变化和气候变迁分成了现在的两个湖泊而已,吉乌村所在的河谷地带就是连接两者的河道,在雨水充足的年份里,这条河道还会将两湖连为一体。 但圣湖和鬼湖的水质完全不同:圣湖的水清爽甘甜,鬼湖的水却苦涩难咽。这一淡一咸的两极对立常被人用来象征光明(或阳性)和黑暗(或阴性)之间的对立。在我看来,一明一暗谓之境,一阳一阴谓之生,两极相依相生何来对立?《金刚经》有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所谓光明或黑暗,无非是“住色生心”罢了。 百度上找到了一张航拍图,圣湖在右,鬼湖在左。

一切众生皆有情,我想拉昂措定是早已参透人生而孤独,狂风于他只是拒绝外界干扰的工具。他用自己的方式指引我们往回走,一低头看见了来时被风吹走的发圈,暗暗嘲笑自己心量的狭小,不由得回首望了望拉昂措。我们身后,雁后无痕;悠悠天地间,他独立一人,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带着对神山圣湖的敬意,我们启程折返塔钦。三人聊得正酣时,突然看到前方有两辆车停在路边,车里的人都跑上路边拍照。舅舅说那是219国道上的一块1314里程碑,想着好玩便也下去凑了个热闹。

回到塔钦,已是暮色渐沉,圆月初升。镇子上炊烟袅袅,柴火灶里正熬煮着一轮轮人间岁月。

异乡里的别样乡愁——我的家乡叫佳木斯

一下午的闲聊,我大致能够勾勒出舅舅后半生的人生脉络。98年,他没能逃过东北那轮“下岗潮”,带着买断工龄的遣散费一个人来到西藏。他用了两年时间,走遍了西藏行政区划内每一个能叫得出名字的地方。他说,那时候的西藏古朴得没有一丝杂质,那种美是现在根本无法比拟的。最后,他决定落脚在塔钦,当时的塔钦只有七户藏民常年守护着冈仁波齐,而他一句藏语都不会。 之后的七年,他独自一人过了七个春节。七年内,他跑过线车、当过杂役,为了2000块钱给镇上第一个客栈在没水没电的冬天里打过两个月的更,最后他开了镇上第一家卖菜的小店。有了小店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妻小全部接到了塔钦,这是让他等待了七年的团聚。 随着前来转山的信徒越来越多,塔钦渐渐满足不了这些人的出行所需。他看到了商机,于是开始陆续把家里那些生活拮据的亲戚朋友介绍到塔钦来,有开饭店的、有做客栈的,还有的买辆小客货干起了租车的营生。凭着同样的吃苦耐劳,这些投奔他的人生活大都有了改善,还清了外债,有了自己的积蓄,有些还在老家买了房子。 都说生活即是修行,很幸运我能够在神山脚下遇到一位生活中的实修者,更幸运是我曾见证过那段改革手起刀落后家乡的哀鸿遍野,当下也正见证着高原残酷的生存条件对生活于此的人的严峻考验。此刻坐在舒适区里的你,也许从未见过一家两代同时下岗不得不靠着捡烂菜叶为食艰难过活,也许也未曾想到这些被时代抛弃的东北人正在缺氧极寒之地与命运做着无声而有力的抗争。所以,我想我更加能够感同身受的体会到他的念力和信力。以智慧之力解脱困境离苦得乐,此乃渡己;以慈悲之心利益他人解人困厄,此乃渡人。一个自渡渡人的实修者,不正是佛经中所说的大乘菩提心吗? 我没有追问为什么当年他会选择留在塔钦。人的一生那么长,很难做到时时刻刻保持理性,有些时候就是会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影响着。冥冥之中也好,机缘巧合也罢,与其说是他选择了塔钦,不如说是塔钦选择了他。我始终认为既成事实之后再来追问缘由是一件特别徒劳无用的事情,因为无论做何解释时光都不会倒流,只要当下的他是快乐不悔的就好,如果恰巧他的这段经历又能给你以启迪,那么这就是一种圆满。 听着他的故事,我不知要如何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骄傲中带着心酸吧…… 关于东北人,我特别喜欢陈秋实在《我是演说家》上的慷慨陈词—— “总有人说我们东北人野蛮,你们真的了解东北人吗?东北人是什么?东北人是灾民的后代。曾几何时,齐鲁大地饿殍遍野易子而食,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闯关东要么死。于是我们选择了前者,我们选择了付出惨痛的代价挺进那片白山黑水,确实东北地区物资丰富,那叫棒打狍子瓢舀鱼,但那还有熊瞎子呢,东北人和野狼抢地盘,和熊瞎子抢苞米,就为了有口饭吃,说我们野蛮,不野蛮能活下来吗? 还有一点,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东北人是灾民的后代,我们经历过人类历史上最惨痛的一次大迁徙,我们经历了无数悲惨的岁月,我们走过了生死,所以我们格外的热爱生活,我们开得起玩笑。” 曾经的我一度羞于向人提起我的家乡,因为它落后、野蛮、贫穷。渐渐的,我开始为自己是东北人而荣;因为当我尝试着与困境中的自己一点点和解时,我猛然惊觉那片白山黑水和从苦难中走出的祖辈,早已在我的骨血中注入了顽强的生命力和无所畏惧的精神,这些传承的力量始终在默默支撑着我前行,只是直到苦难现前才被我感知发现。 灾民的后代,任何时候都不会惧怕从头再来,因为本就一无所有;走过了生死的祖辈,硬是在绝境之中闯出了一条生路,置之死地而后生更需要勇气。当年南下的父母、坐在我面前西上的老人,他们沿着祖辈的足迹趟出了一条生路,而我将继续踏实这条绝处求生的足迹。 晚饭的时间见到了舅妈,如果不说她是东北人,你一定以为她就是地道的藏民。神山改变的不只是她的容貌,还有与虔诚藏民无异的坚定信仰。她很欢喜我能来转山,那是一种由衷真诚的欢喜,她的样子让我想到了师兄们常说的一句“随喜赞叹”,这应该就是随喜赞叹应有的样子吧! 她说:“姑娘,能来转山就是你的福报,你要相信你所相信的……” 也许是根基尚浅,信佛的这些年总觉得入不得法门。但我一直相信,除了修持佛经,佛菩萨一定会随顺世缘以方便法门应机度人。也许,与你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她(他)的某句话就是佛菩萨给你的一句开示。若你想所遇皆是良人,那么首先你要做一个纯善之人。所以,请一定保有你的善良。 我问她们以后还回不回佳木斯,舅舅说等他退休了,他们就留在塔钦不回去了。他用的是“退休”这个词,我想那段岁月一定已经深深地烙在了他的生命里,曾经风华正茂的他是让人称羡的捧着铁饭碗的国企工人,即使在改革洪流的裹挟下成了边缘人,他仍然自我遵循着这个社会身份应有的约束。 人应该是有两个故乡的,一个是自然属性的故乡,它是生你养你给予你性情的一方土地;另一个应该是心灵上的故乡,它是接纳你埋葬你让你落叶归根、灵魂安息的一方土地。终其一生,我们不过是从故乡出发再回到故乡。正如出生与死亡,我们无法选择在哪里出生,但可以决定在哪里走向死亡。 其实走到这里,我已经得到了太多原本并不曾期待的,感谢这一路遇到的所有人,感谢你们愿意讲给我听的人生故事…… (未完待续)

400-004-089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