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博达越野户外欢迎您!

400-004-0891

24小时客服热线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分类:游记攻略 浏览:142次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我看着他匍匐下去,身体重重地划过大地。

呼吸之间,时间静止,光明落拓。

这一俯,如生命归于尘土;再一仰,已是百年身。

朝浴熹微征前路

2016年9月16日早5:00,伴着皓月星辰,我的转山之行正式开启。

对照藏历,这一天是7月15日。按照藏历计法,2016年属火猴年,7月属具醉月;7月15日正是阿弥陀佛节日,作何善恶均可成百万倍。

出发之前并未刻意推算,直等到了冈仁波齐脚下方知藏历日期几何。看来一切终有定数……

9月的阿里已显初冬之象,空气里弥漫着瑟瑟寒气。清晨五点的塔钦仍笼罩在漆黑的夜幕之下,冷寂的天穹上犹可见一轮明月和点点繁星。

沿着镇上的主街走上十分钟,便到了山脚下的岔道口。在这里,佛教徒将向左按顺时针方向开启转山;而雍仲苯教徒则转右按逆时针方向开启转山。虽然教义不同、仪轨不同,但冈仁波齐是他们心中共同的世界中心,他们共同以“转轮”的方式朝拜神山。这里之后,他们会相遇在转山路上的某一点,我很好奇他们眼中向自己走来的对方会是什么样子。你的来路亦是我的归途,最终他们都将回到这里,修行路上殊途同归……

《西藏和西藏人》对“轮”在西藏的特殊意义做过这样一段表述——

“西藏人从一切现象中看出具有深远意义的轮,整个世界都以须弥山为中心旋转。太阳、月亮围着地球旋转;所有的生物围着轮回的轮子旋转;生命环绕着神圣的载体永远地旋转,这个载体可以是一座神山、一片仙湖、一座佛塔、一面灵墙,或是一位圣人。总之,要让每件事都转动起来;佛珠在指间滚动,转轻筒显示着神圣咒语在转,还有手指拨动的台上的轮子,可以随身携带的手摇经轮,风力吹动的小轮,人力推动的大轮和水力驱动的巨轮。轮中有轮,都在不断地转动。我们不妨想像一下,所有的西藏人绕着他们的寺庙、城市、村庄边走边念经、数佛珠、摇转经筒,于是几百万个经筒一同壮观地转动。这就是西藏。”

对于“轮”,我深以为然;对于“轮回”,我也深信不疑。生命始终在轮回中生生不息地延续着,只是你的下一世存在于这一世的你看不见也去不了的时空里。

有段时间,我迷上了冥想,就在某个清晨的灵光闪现中我感觉自己离开了自己的身体,跳到时间之外观想我的这具皮囊。

我突然意识到,物理学上讲能量守恒,那么天地之间的所有生灵,其灵魂的能量在生生世世的轮回中也应该是守恒的。

我想,这个能量就是佛性,人人皆有佛性,人人也皆可成佛。只是作为芸芸众生的我们,因着各自修行的根基、福报、业障不同,佛性在一次次轮回中一点点丢失,随之每一世我们都可能现化成不同的皮囊,山川河流、花草树木、飞禽走兽、寻常百姓、达官显贵,甚至还有可能是饿鬼、天人、阿修罗、佛菩萨等等。

殊不知,佛祖释迦牟尼在成佛之前也历经无数次转世轮回,最终在菩提树下圆满佛性证得佛果。

所以,找回原有的佛性,将支离破碎的灵魂拼凑回初始的圆满——这便是我学佛的根本。

莲花开了,

满世界都是菩萨的微笑。

天也无常,

地也无常。

回头一望——

佛便是我,

我便是你。

——仓央嘉措

驻足色雄平滩,体悟生死无异

岔路口转左,借着破晓的微光缓缓前行,未来的45个小时冈仁波齐将始终在我的右手边护佑着我。山路有些崎岖,不时还要翻越几个小山坡,除了些许头痛并无任何不适。

身后传来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和微弱的说话声,回头一看,五六个身轻如燕的藏民正快步走来。经过身边的时候,每个人都朝着我们合十微笑道一声“扎西德勒”。其中一个会汉语的藏民告诉我们,日子好所以早起来转山,快的话下午就能回到镇上了。虽然之前已对藏民的转山速度有所耳闻,但当亲眼见识到他们如履平地的节奏时还是不由得心生叹服。很快,几个弯道之后便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

冈仁波齐内转一圈26KM,但在藏传佛教中内转线路被称为“空行母密道”,路程短道路险,且必须转完外转13圈后方能允许内转。所以,通常我们所看到的转山攻略大都是外转意义上的转山,即一圈58KM(经本人实测的里程数)。根据个人体力消耗和时间分配,可自行选择一天、两天或三天路线。我按照两天时间安排行程,但并未过多苛求自己,如果路上耗时超出计划就随时调整延长至三天。总之,既已来之则安之,若一味行色匆匆,又何必跋山涉水而来。

百度上找来一张外转线路图,途中所经各处标注清晰,供将行之人收藏参考。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大约走了两个多小时来到了一片开阔处,天空开始渐渐泛白,但太阳尚未升起。前方不远处飘散着淡蓝色的炊烟,依稀可见一位藏族阿妈不时地从帐篷里出出进进,似乎在查看着帐篷外土炉上煮着的什么……

快步走过去,阿妈看到我们便把我们迎进了帐篷。不大的帐篷里围坐着五六个藏民,最边上的两个角落分别摆放着两张木板床,床上还睡着几个藏族小孩,心想这应该就是一个“家”了。帐篷中间有两排长条木椅面对面的摆放着,跟阿妈要了一壶酥油茶,便找了个离火炉最近的地方坐下来。

这时,对面的一个藏族小伙儿拿出一个像竹筒水烟袋一样的东西正往里面装着什么,我好奇的向他询问,他很热情地跟我解释着,可我还是没能领会他那蹩脚的汉语。直到像捣药一样一番磕捣之后,他把竹筒里的东西倒出来,我才知道原来是藏民日常吃的糌粑。刚才他往竹筒里放的正是青稞粉、奶渣和酥油茶,他把做好的糌粑依次分给同行的小伙伴,还特意给了我们一小捧让我们也尝尝。刚好酥油茶也煮好了,就着酥油茶的糌粑口感软糯,散发着一种浓郁的混着茶香的面粉香气。

一壶酥油茶下肚,身心都跟着暖和起来,头也不觉得疼了。看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治疗水土不服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入乡随俗。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起身和藏民们告别,希望路上还会相遇。

谢过藏族阿妈,走出帐篷发现已是一片天青色,抬头便见冈仁波齐如金字塔一般沐浴在晨光之中。身处神山西侧,东升旭日的光芒闪耀在神山的东翼,清晰可见的“天梯”和佛教万字符号“卍”好似造物主在开天辟地之时即已镌刻于此。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原来这片开阔之地正是色雄平滩(前上地图所示之“大金”),据说此地曾被佛祖释迦牟尼和五百罗汉加持,又称“五百罗汉聚宝盆”。同时这里也是冈仁波齐转山路的西入口,距塔钦镇约有7km,很多前来转山的人会选择先乘车抵达这里再开始徒步前行。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立于色雄平滩之上,面对去处,左手边一座褚褐色的石头山,相传它是财神瞻巴拉的黄色宫殿;右手边则是飘扬着五彩经幡的色雄经幡广场,经幡阵的正中矗立着一根巨大的经幡柱,上面镶着黄铜顶子。塔钦藏语意为“旗杆”、“经幡”,名字正是来源于这根大经幡柱。此时已近十月,广场略显空廖,但每年一到藏历四月,这里就变成了经幡的海洋,信众的圣地……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在西藏,藏历四月是佛教中极其殊胜庄严的日子,相传佛祖释迦牟尼正是在此萨噶月中降生、得道、涅槃——

三千年前,藏历四月初七, 佛陀自摩耶夫人右肋而出,下地能走,周行七步,步步生莲,乃遍观四方,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35岁时,藏历四月十五,佛陀于菩提树下证得无上正等正觉,大地震动,香花如雨,虚空中妙音轻咏,诸佛菩萨摩诃萨齐声赞叹;

弘法45年,佛陀80岁时于藏历四月十五涅槃,娑罗林中现白鹤坛城,种种庄严甚可爱乐。

于是,藏传佛教将每年的藏历四月十五定为萨嘎达瓦节(又称佛吉祥日),藏区各地都将举行盛大的宗教活动同庆吉祥。作为信众心中的须弥山王,冈仁波齐在那一天将接受来自于印度、尼泊尔、不丹和克什米尔等地的信徒,以及西藏、四川、青海、甘肃、云南和宁夏等地藏民的朝拜。

界时,人们将为大经幡柱举行神圣的换经幡仪式。数万信众聚集于色雄平滩,喇嘛们鸣钵吹号围着它转经。一番隆重的仪式之后,人们把二十多米长的巨大旗柱捆好后架在卡车之上,人推车拉“竖大旗”。大经幡柱一经竖起,万众欢呼,而被换下的旧经幡也瞬间被信众们一抢而空,因为挂了一年的经幡在神山的加持之下已拥有了消灾减难的神奇法力。

就在经幡广场之上,有一片突起的褚褐色巨石,石头上方像被切割过似的,极其平整。据说,这块山石就是五十大罗汉的天葬台,曾经天葬过50位得道高僧,但现在基本不在这里进行天葬,仅作供人膜拜的玛尼石台。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后来,看到《冈仁波齐》中逝去老者被天葬的那一幕,总觉得喇嘛所坐之石正是这块山石——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若你前来,请驻足色雄平滩——

在这里,经幡处献上一条哈达,天葬台下停留片刻。

你看——

萨嘎达瓦节普天同庆,佛陀的降生、得道、涅槃皆是一种重生;

天葬台上,生命留世的最后一刻仍不忘布施,死亡也呈现了仪式之美。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暮色中的群山,

由我逐一坐稳。

梵音,

白云,

梦痕。

静修止,

动修观,

止与观之间,

佛意绵绵。

我在树下梦游,

灵机一动,

便是千年万年。

——仓央嘉措

他——转山路上遇到的第一位磕长头的藏民

色雄平滩过后,转山之路沿着拉曲河谷蜿蜒向上。路面比较平坦,偶尔会出现一小段泥泞,想是由于地势偏低拉曲河水自西向东蔓延而来。不过,只要顺着被踩实的蛇形小径走就不用担心会打湿鞋子;世上本无路,走得人多了自然就有了路。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能看见神山的地方,便会看见信众们挂起的风马和垒起的玛尼堆——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距离神山越近,越能感受到它的庄严清净——

一路走走停停,太阳始终徘徊在神山之东,不肯越过山巅。高原上,凡是太阳晒不到的地方就会异常阴冷,也许离天越近的地方越能让人感知到自然之于人类最原始的存在意义。

大约9:30,我们抵达了转山路上的第一座寺庙——曲古寺,当地人称“曲古贡巴”,海拔4860米,此时徒步9KM。河谷的空地上散落着几顶帐篷,专为转山的人们提供一些食物补给。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寺庙依山而建,立于神山西侧的山丘之上,与神山遥相对望。对于藏传佛教的信徒来说,曲古寺拥有极高的宗教地位。每年一度的萨噶达瓦节,节前一天要将新的经幡柱半竖起来,头朝曲古寺,45度朝拜该寺一夜。4月15日,待太阳升起之前,将经幡柱竖到能看见冈仁波齐的位置,此时大约倾斜60度;直到正午时分再将经幡柱竖成直立90度。自此,新一年的转山活动则正式开启。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曲古寺,最初由瑜伽行者念钦(即聂波大成就者)所建,故曾得名聂波日宗寺;后由于寺内主供自形无量寿佛石雕像,故称为“曲古寺”。”曲古“即“天然生成修行所成之究竟果位法身”,关于这块无量寿佛石雕像,阿里地区流传着一段传奇——

相传,无量寿佛像由一位瑜珈行者在西部噶尔厦空行洲的夏奶湖中迎请而来,进献给古格王泽德后被供于古格一座寺庙之中。后来,冈仁波齐化身成印度的7位佐给教徒来到该寺化缘,但却遭到寺内僧人休辱,于是他化为7只狼用神变将无量寿佛运至曲古寺。古格王朝直至赤扎西扎巴时期才知此佛下落,遂用武力强行抢回佛像,但返程途中古格士兵不堪佛像重负欲将其拆卸。此时忽听佛像大声呵斥,士兵们被吓得落荒而逃,便把佛像丢在了一片乱石中。

几日后,一位藏族老人途径此地,突然听到乱石中的佛像说:请您带我回寺庙吧。老人心想那么多古格兵都力不从心,我一个昏庸老朽又怎奈何!佛像再道:唯独您能把我送返寺庙,请勿推辞。老人半信半疑地将石像一提,果真轻若柳絮。于是,这位老人很轻松地把石像迎请到寺庙重新供好。由此,曲古佛像一直供奉至今。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曲古寺身后的岩壁上有一块山痕神似那若巴海螺,仿佛驻守于须弥山边的圣物,遍扬佛陀之语于三千大千世界,法音不停度化不止。

此时,冈仁波齐山巅,一丝白云掠过——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曲古寺向前是一片深邃的峡谷,陵谷沧桑以自然之力作笔在峡谷两岸的崖壁上雕刻着各种富有宗教色彩的画作。物随心转,境由心造,示现如何由人自得——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正当我潜心于欣赏大自然的岩壁之画时,前方一个跪地的背影突然出现在我的取景框里。我放下相机定睛一看,转山路上终于等到了磕长头的藏民。我拿起相机一阵小跑,想上前询问是否可以为他拍照。许是山谷太过寂静,鞋子卷起的碎石落地时发出了阵阵窸窣声,他忽然转过身来望着我,我满怀歉意地停下脚步,不敢再向前靠近。

就在我不知所措时,他突然对着我笑起来,那突如其来的笑容纯净明亮得就像一束光穿透了我。我站在原地,用手指了指相机,他依旧用那种熨贴人心的笑容凝望着我。那一刻,我忘记了我们素昧平生,我在他的笑容中仿佛看到了一位慈悲的老人对着归家游子平静地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我拿起相机拍下了他的回眸,抬手的瞬间悄悄抹去眼里的泪水。我问自己“你有多久没哭过了?那个没有对错、只有利益的成年人的世界快乐吗?欲哭无泪真的是一种更高级的无法言说的心伤吗?而人前故作坚强无人处独自舔舐真的就是所谓的成熟吗?”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在这万古长空之中,一个久别重逢的陌生人用笑容给了我一个世间最无瑕最珍贵的一朝风月。他的笑容令我无所遁形,此刻我终于明白无论我包裹了多少层坚硬的外壳,内心仍有一块柔软渴望纯粹、渴望善良、渴望被温柔以待。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他转过身继续着他庄重神圣的仪式,三步一跪,五体投地。我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注视着他俯仰于天地之间……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我看着他匍匐下去,身体重重地划过大地。呼吸之间,时间静止,光明落拓。这一俯如生命归于尘土;再一仰,已是百年身。

他在一轮轮的转山中,走过一次又一次轮回。这条路,穿过生,穿过死,穿过身体和灵魂终将面对的一切磨难。

佛说悟道有三阶段:“勘破、放下、自在”。每一轮的转山,他都在一点点勘破人生实苦,一点点放下心中执念,一点点获得解脱自在。

转山之路,既是他的轮回之路,也是他的证悟之路。

他似乎在用他的等身丈量为我讲述着转山之于藏民的意义。但我知道,在未来可预见的时间里,我终究成为不了他。也许,会有那么一天,当我真正做到了心无挂碍、无有恐怖,我会如他一般匍匐于神山脚下,绽放出莲花的微笑如一束光照进有缘人的心里……

有些话想对曾经无明的自己和佛弟子之外的人说——在未曾了解或亲眼得见之前,请保留你的不解或质疑,因为这个世界上总会存在着一些人过着与你完全不同的人生。

你所看到的风尘仆仆、步步叩首,对于他们来说是虔诚无畏的信仰。在信仰的路上,他们走过的每一个脚步、匍匐的每一次俯首、磕下的每一响叩头,都充满了平静喜悦。你无从体会他们的欢喜,正如他们无从分享你的世俗快乐。

只是,他们比你更早参透生死,因为他们在转山转水转佛塔中已经走过一次又一次的轮回。而你,不论曾经如何嘲讽那些看似无意义的哲学问题,最终仍逃不过死亡这个终级命题,终有一天你要独自一人面对它。死亡面前,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所以,关于藏民是幸福还是愚昧,别那么草率的盖棺定论。毕竟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会知道究竟谁的人生才是圆满。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的秘密,

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

在这佛光闪闪的高原,

三两步便是天堂,

却有那么多人因心事重重,

而走不动路。

——仓央嘉措

今夜,我在希夏邦马

一声“扎西德勒”,愿你的转山之路法喜充满;

一声“阿弥陀佛”,愿你的修行之路早日圆满——

告别了他,我们走出峡谷。此时太阳已越过山巅,阳光遍洒四方。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前方出现了第二位磕长头的藏民,当他低头叩首的一瞬,我看到了另外一个身影。快步上前,原来是一对母子,两人手上的护具只是一对再普通不过的塑料拖鞋,不知这一路已磨坏了多少双。

护具、护膝、一条毛皮长围裙,这就是他们磕长头的全部装备。少吗?少啊!可是,还需要什么呢?

这一世,得此缘份,你为母,我为子。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我紧随你修行的脚步,祈求与你共证菩提。

愿下一世,或同生净土,或再续轮回之缘……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迎面走来一位雍仲苯教的信徒,装束与藏民并无不同,脸上写满同样的虔诚和坚定。擦肩而过时,我们相视对望了一眼——

雍仲苯教是西藏的原始宗教,藏王曾以苯治国,但招致信奉苯教的大臣借苯教教义凌驾于藏王之上。为巩固王权,藏王赤松德赞从古印度迎请寂护大师和莲花生大士,古印度佛教自此传入。之后两者相互借鉴融合,当然两教各自的得大成者也曾多次斗法,最终佛教占据了主导。但时至今日,两教和平共生,彼此尊重。

我对雍仲苯教没有深入的研究,粗浅认为早期的苯教与萨满教相似,信奉天地之间一切有灵的物体;而发展至今的苯教则与藏传佛教越来越趋同。对我来说,只要是让人相信真善美的宗教就是值得信奉的宗教,我们不过是入了不同的门而已,也许几个时空之后会相遇在同一个极乐之地。

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归途之旅——冈仁波齐,一个人的转山(二)

海拔不断上升,脚下的砾石路弯弯曲曲,一不小心就会被路面突起的石子硌得脚底生疼。前方的路看起来越来越开阔,两边的壁画也越来越传神——

河滩上飞来一只黑鸟,当时以为是乌鸦,回来后看照片发现鸟的嘴巴是红色的。百度说这是高原上特有的红嘴山鸦,主要栖息于开阔的低山丘陵和山地,最高海拔高度可到4500米。在当地藏民心中,红嘴山鸦与乌鸦同是神鸟,象征着吉祥和预言——

正午时分,太阳自东向西已来到了头顶上方,和煦微烈的阳光晒得人暖洋洋的,但又担心紫外线太强,赶紧把太阳镜和围巾都戴起来。人总是这样矛盾,既爱太阳的光芒,又怕被它灼伤。

冈仁波齐再次出现在视线范围内,我们已经环绕它走了十几公里,它也从初见的金字塔状变成壁立之势。我们来到了它的西段——

凡是可以仰望到神山的地方,就会看到随风飞扬的五彩经幡,这里自然也是风马遍地。前方有几位藏民招呼着我们过去,原来他们所站之处正是格萨尔王的马鞍石,他们生怕我们会错过这块神圣的石头,一直做着拍照的手势让我们拍照留念。

格萨尔王是藏民心中的英雄,传说是莲花生大士的化身。格萨尔王生于公元1038年,殁于公元1119年。一生戎马,降妖伏魔,扬善抑恶,宏扬佛法。他带领子民南征北战,统一了大小150多个部落,岭国领土始归一统。

遥想当年英雄格萨尔王仗剑高歌,挥军千里山河;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波澜壮阔中留一砚奇石供后人膜拜,马鞍石如图腾一般亘古不朽,守护着神山与众生——

致敬过英雄之后,大家继续赶路,脚力自然不如几位藏族小伙,果然像是一阵风吹过,他们已不见踪影。

边走边贪恋着神山的圣容,生怕错过某一次的眼波流转。较之于正南面的慈悲祥和,神山的正西面更显雄伟恢宏,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法相庄严。山脚的两块山石正如迦叶、阿难,侍立于佛祖的左右两侧,胁侍佛祖弘法利生。

偶尔可见三三两两的转山人,更多的时间是在观摩山石上的天然纹刻。拉曲河谷两岸,奇石嶙峋,姿态万千,亿万年风霜雨雪将这里绘制成宗教艺术的殿堂。山石上每个纹刻都可能是一句咒语、一尊佛像,抑或是在讲述着一段传说——

正当感觉脚下有些乏力时,看到前方有两三顶帐篷,想是到了又一个补给点,深吸一口气加快了脚步。走进账篷,发现只有一个藏族小伙坐在里面,内部摆设和早上的帐篷没什么不同。只是顺着账篷的内沿摆了一圈藏式木床,看来除了提供食物补给,还可供转山的人在此休息过夜。突然想到磕长头的他和那对母子,不知今晚他们会行至何处,是否能找到一丈居所容身?

照例要了一壶酥油茶,我向来喜欢这种饮品。也许是对藏地满怀向往,连带对这里的吃食也充满好感。从包里拿出一块巧克力正准备补充些热量,就见一个流着鼻涕的藏族小男孩向我跑来,于是从包里又拿出一块连带着手上的这块全部给了他。他笑着跑开了,我从帐篷望出去,看到他正把巧克力分给一个比他小一些的女孩儿……

每年封山后,这些在山上经营补给点的藏民们就撤到山下去了,但大半年的时间里他们都会与家人一起日夜守护着神山。说是补给点,其实只有少数的食物可以提供,除了藏民每日所吃的酥油茶之外,最多的就是方便面、火腿肠和红牛等即食食品。就这些物资还都要靠小货车定期运送上来,那些汽车到不了的地方就只能靠摩托车或者马匹蚂蚁搬家似的一点点运上来。

看着这两个生于斯长于斯的藏族小孩儿,我大概能够猜得到他们的未来——或许如他们父母一样,以出世之心行入世之事,守望神山经营着自己的补给点或者做着转山路上的脚夫、牵马人,如此在信仰和俗世生活中两相成全,这何尝不是一种世间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或许如藏地众多的僧人一样,遁入佛门,修习佛法,普渡众生,也许若干年后曲古寺里一位讲经说法的红衣高僧正是眼前这个稚幼的小孩儿……

稍做休息之后继续上路,此时的海拔已经上升至5000米,开始渐渐感到太阳穴胀痛,脚底踩下去也是软绵绵的。看来,高反还是不请自来,只能放慢速度给身体一个缓冲。慢慢地,转到了神山的西北角,路边散落着好些像是专门给转山人歇脚用的大石块,也不知这些贴心的灵物是从哪里跌落下来的。

随便找了个石块坐下来,低头深吸气慢呼气,想通过调息把肺部的废气赶紧排出体外,好多吸入一些新鲜空气增加血液中的含氧量,这是我自创的缓解高反小妙招。暂不论高血压、心脏病等实病患者,大多数人在进入高原后都会或多或少出现不适,个人认为这是正常现象,因为体内脏器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新的外部环境。身体自我调适的这段时间很重要,需要凝神静气,最怕的就是心乱,心乱则神散,神散则气乏,气乏则高反加重。

回头望向冈仁波齐,它正在身后俯视着我。如同倦鸟归巢,这一刻我只想佛前静坐蒲团……

一番调息过后,头脑清醒了不少。坐在石块上,感觉抬眼可见的山石都现化成了须弥山上卫护佛法的金刚、罗汉——

拿起相机360度拍了一圈,回来翻看时发现竟意外拍下了神山西侧的长寿三尊峰,三座圣峰如下图五所示依次是“白度母峰”、“无量寿峰”和“尊胜顶髻佛母峰”。

一柱香的时间过后,起身走向今晚的夜宿点——希夏邦马宾馆,据攻略介绍位于止热寺对岸可仰望神山北翼,选择两天路线的转山人很多都会在此过夜。

最初看到“希夏邦马”这个名字,感觉颇有几分西域风情,还以为会和丝绸之路扯上关系。百度上一查,真是为自己的孤陋寡闻汗颜。原来,希夏邦马峰海拔8012米,在西藏聂拉木县境内。它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中段,东南距珠穆朗玛峰120公里,是一座完全在中国境内的8000米以上高峰。“希夏邦马”,藏语有“气候严寒、天气恶劣多变”之意,有许多神话和歌谣称颂其为吉祥的神山。

很好奇客栈老板为何会以此为名,是两座神山之间有所渊源,抑或是希夏邦马于她具有特殊意义?在西藏,传说每个人在高原上都有自己的一座峰。也许,希夏邦马便是她的那座峰……

不知不觉,走到了通向止热寺的一座桥。听闻,止热寺附近有座奈何桥,不知可是此桥否?奈何桥上忆从前,孟婆汤里煮今生;望台乡上独记川,三生石前定三生。

未过奈何桥,继续沿着此岸前行。其实,神山西侧的这段转山路自曲古寺开始即以拉曲河为界分成东西两岸,西岸路线会直抵止热寺,但中途将经过几个大的河流,遇上雨水多的季节必须涉水而过,因此大部分转山人都会选择东岸路线。如图,图中所见的转山人走的正是东岸路线。

视线越过拉曲河,依稀可见西岸远处山脚下金顶红墙的止热寺——

目光虽所及,但脚下的路仍未有尽头——

一番坡上坡上之后,终于得以远瞰止热寺的全貌。止热寺,当地藏民称其为“哲日普寺”,属藏传佛教中噶举派的寺庙。噶举派又称白教,因该派僧人穿白衣;该教派以口授传承为主,教义是以龙树菩萨《中观论》为基础创立独特的“大手印法”,是一种显密兼修的教法。

“哲⽇普”,藏语中意为“有野牦牛隐没的山洞”。相传1217年,竹巴噶举派祖师郭仓巴·贡波多杰修行时被一头野牦⽜引路至此,发现了一处有牦⽜牛⾓印的隐修洞⽳,原来这头野牦牛正是由守护神山的狮面空⾏母幻化而成。自此,郭仓巴大师开始在此洞中修⾏,而这处洞⽳也成为了⽵巴噶举的修⾏圣地。

顶钦·顿珠彤美时期,噶举派以此洞为中心修建了哲日普寺。很神奇的是,修行洞口上⽅的岩壁上出现了一处极似人脸的山痕,藏民称其为郭仓巴大师的头颅印迹。藏传佛教中,郭仓巴大师是公认的开创冈仁波⻬转⼭修⾏并踏勘出线路的第一人,因而又被尊称为“神⼭之祖”。

今晚将要下榻的希夏邦马宾馆位于止热寺东北方向约两公里处,如下图所示,太师椅布局的两层石砌小楼便是希夏邦马全部的建筑了,看得到它身后止热寺上方郭仓巴大师的尊容吗?

踏上转山之路便可做一回苦行僧,冈仁波齐似乎拥有一种隐秘而伟大的力量,它让你忘记欲望、忘记妄念。在这里,衣可蔽体、食可果腹、陋室可栖,已是满足。

神山说:“放下六根烦恼,始于戒除贪欲……”

是夜,于转山之路的发祥地,感召着苍穹之下冈仁波齐的浩瀚如海。耳边传来朗朗的诵经声,恍若置身一片光明之中,似梦似醒,前世今生。

彻悟后,便去水中捞月。

沿途花事轻浮,

谎话香艳。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两全其美,

却无法禅定于一夜琴声,

直至悠悠的琴声被暗声淹没。

我才刚刚到岸边,

片刻之间,

已被一缕清风秀在水面。

——仓央嘉措

后记

(下集预告——卓玛拉山口,见自己,见天地)

半部流浪集,用一颗朴素的心去感知路上终将遇到的百态人生……

400-004-0891  
返回顶部